Return to site

世界肝炎日,开物的学生发起了 Bukki 计划。

用更有趣更“年轻人”的方式消除歧视的平台,我们在行动。

7月,匠 China 人本设计大赛在北京开赛。开物团队的 Elvely 作为主办方邀请的青年导师应邀前往,负责在主办方给予的议题之下,于两周内根据学员特点、兴趣及进度进行深度教学设计与辅导,赋能学员完成设计挑战。令人欣喜的是,由她带领的 “Fight For HBV(与乙肝战斗)”议题小组在比赛结束之后对设计“上了瘾”,想要将他们“有趣、简单并公平”的产品做好做强。

Bukki 的诞生要追溯到2016年7月10日。

在这一天,匠·CHINA 人本设计挑战赛在北京开幕了,本组接到了主办方给出的“为乙肝设计”议题任务,要在两周内完成从 0 到 1 的设计挑战。

学习社会设计的发现

“我们的想当然,实际上就是误解;而他们的需求,就是被理解。”

发现1:设计没有想当然

乙肝病毒(Heptitis B Virus),主要传播方式为母婴(新生儿免疫力低下时病毒入侵)、血液,一旦患者有吃药治疗的必要,便只能长期吃药控制。乙肝不会通过唾液、食道、汗液传染,接种疫苗可“三针护一生”;患者本身需要注意作息、不饮酒、健康饮食,便可如常人一般生活。只是在中国,由于对“乙肝”的就医知识传播不到位以及网络医疗诈骗猖獗,许多患者依旧难以获得正确的治疗。

因此在项目伊始,我们陷入了自己的”想当然” 中,根据议题,直接把乙肝病人作为主要设计对象,把核心问题设计为“患者没有正确的就医知识”。当这个现象在一些案例中被进步肯定的时候,我们设计了一个自动填充药的手表与手表盒 (如下图),希望能够通过自动化的方式帮助他们能够按时服药就医。同时,我们也构想了一个设计类的聊天软件,希望能以移动设备上 app 的形式为患者带来心理上的疏导和及时的提醒。

“可以装药的手表”填充装置 初步设计模型

但是在制作 Mock-up(简易测试模型)的过程里,我们就发现了问题——这些看似让他们的生活变得“更有节律”、“更被关注”的设计是在加强作为“病人”身份的感受,从用户的角度来看,这是一类“不善良的设计”。其次,在测试过程之中,目标用户对设计的平淡反应也让我们有了挫败。

经调研与采访,慢性乙肝作为一种不会痊愈但可以遵医嘱控制的病症,大多数就医的患者已可以照顾好自己的生活和按医嘱用药。其次,乙肝携带者们其实也组成了自己的社区,互帮互助进行科普与日常关怀。我们多次接触的由乙肝战友们组成、被 WHO(世界卫生组织) 报道的组织——亿友公益,更是一次一次的用民众的力量为乙肝病人谋福利,推动社会改变。

所以我们该做什么?

发现2:做用户想要的设计

几轮调研测试之后,我们陷入了迷茫:我们大可继续我们的药盒或者app设计,但这是乙肝病人们真正需要的吗? 设计一个便利乙肝携带者日常生活的产品虽然符合比赛的预期,但却实际违背了设计“倾听用户”的宗旨。当“比赛的成绩”和“有用的东西”被放置在天平两头等待我们权衡轻重,我们似乎自然而然的倒向了一边,脱口而出:

“我们想要做他们,甚至更多人真正需要的设计!”

有了这样的信念,和从头开始的心态,我们决定回到一开始与乙肝携带者和他们身边人的采访内容,仔细倾听他们最真实的声音。当从新的视角进行采访后,一个答案,就快浮出水面。

发现3:设计,从“自己”开始

“找对象特别难”,“我都不敢应聘要求体检报告的公司”,“干嘛要把病情告诉我的朋友们?吓他们吗?” 这些本来获得我们同情的回答,成了我们研究的新大门。

我国正在高速发展,社会在发展,对疾病的认知普及率却与经济的飞增相距甚远。即使已有法律明文规定公司体检不可测乙肝,许多机构推广正确知识,但无形之间的误解以及信息传播率低下的现实让患者们饱受排斥。

然而错的是他们吗?母婴传播时未接种疫苗,他们有选择权吗?重复使用针筒进行注射,大部分人知情吗?然而最最基本的常识——

你知道吗?乙肝实际上并不会通过接触、共食传染,并且只要是在出生时或未感染时接种过乙肝疫苗,有 95% 的几率可以终生免疫。

如同我们一样受过良好教育的人,真的知道这个真相吗?

我们采访了一些匠·CHINA 的项目成员和其他公众,发现即使拥有很好的家庭条件和教育背景,在我们讲到这些乙肝知识的时候却都一脸茫然。经统计,大多数人对乙肝仅有的了解都是来源于家庭、周遭的错误认识和言传身教。以 Bukki 成员 Missy 举例,当远房的舅姥爷来家中串门后,妈妈扔掉了他用过的所有碗筷,甚至是手边的一包纸巾,只因为害怕身为乙肝病毒携带者的舅姥爷”一下子“把病传染给我们。错误的信息被传承,却没有一个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出现。

发现4:构建“理解”,就是 Design for 90%

So it's time.

我们的设计获得了斯坦福亚裔肝脏中心的工作人员的大力支持,在分享采访之后。发现他们的主要业务为“防治乙肝,推广疫苗和就医”的科普宣传。

那时我们便严肃讨论道:“看数据来说效果有些不理想,可是因为太专业,冲撞中国人传统观念,是不是许多大众会抗拒?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做让更多人愿意去理解的传播,甚至让用户与受众自己来进行创造呢?”

调研到此,我们小组重新将方向定义为“用有趣的方式科普乙肝知识”,目标人群从“全中国人”初步缩小为“使用互联网、公交系统、10-40 岁左右的大众”。我们调研了目前乙肝知识的科普情况,发现由于过去的科普知识过于”学术“、”生硬“,难以引起本身并无乙肝感染危险的新一代的认同,并且他们也未曾意识到接受”误解“本身所带来的歧视的存在。

我们对于目标用户的分析图表

成果

“于是,沿着设定的方向一步步前进,我们开始了一系列科普、教育、宣传产品的设计,并将我们的作品取名为‘Bukki计划’。”

从小做起,方能成大。在缩小受众范围与传播途径之后,我们开始了一系列科普、教育、宣传产品的设计,并将我们的作品取名为 “Bukki计划”。(Bukki:欧耶我终于出场了)

Bukki 是一个“有趣、简单”的设计。它会以最能理解、简单但引人注目的方式存在。经斯坦福亚裔肝脏中心帮助,我们将第一个设计使用场景设置在了经过诸多学校、企业“北京 4 号线”

首先,我们设计了地铁拉环,上面附上了“请拉着我的手好吗”的字样,直指公众认为不能和乙肝病人握手的误区。而把手的形状,经过设计测试,并于 30 多个地铁站试点,变成了圆滑的小手的样子,“乙肝运动代表色”翡翠色作为把手的背景色。

在地铁测试中我们欣喜地发现,扶手对于大众来说是很自然而然会去使用的装置,只要是握住了扶手的人,大多都会阅读上面的科普知识。

“请拉着我的手好吗”把手设计

我们又进行了同系列的海报设计,“你可以吻我” 系列海报将被贴在地铁门上。随着门的开合,恋人间的距离拉近又变远,却始终碰不到彼此,寓意因为乙肝歧视误解而无法靠近的恋人。然而公众所不知道的是,亲吻像握手一样,是不会传染乙肝病毒的。防治措施也很简单,只需要接种乙肝疫苗,便有了终生抗体。

“你可以吻我”系列海报设计

“你可以吻我”海报测试图

而地铁系列的最后一个宣传产品“一起吃饭吧”,是针对大众最大误解“吃饭会传播乙肝”诞生的。我们用最简单的邀请语吸引注意,针对地铁族大多低头看“电子屏幕”为思路,以简单、明了地方式进行知识科普。

“一起吃饭吧”海报设计

“一起吃饭吧”海报 地铁效果图

与此同时,Bukki 更是一个“公平”的设计。它不仅希望消除歧视,更鼓励共创、想要刺激能量流动,并鼓励大众成为创造的主心骨。

上文提到的线下宣传产品都附上了 FighterBukki 的二维码(Bukki:是我是我就是我!),力求将公众带入线上Bukki的世界。从大众投稿、亲身经历的真实的事例之中进行公平的二次创作成果,通过微信号推送短故事、漫画、视频等可视化的方式来科普并传播歧视相关信息。

FUN EASY EQUAL

这是我们的 Bukki。

当然,这个项目还不止于此。我们赋予 Bukki 的目标是:

“一个致力于消除歧视的存在”。

为更好的社会设计,也为更好的自己设计。

而乙肝,只是一个开始。

All Posts
×

Almost done…

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. 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!

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